Tag Archives: 结对编程

50

不要逼我结对编程

这是一篇痛斥,我真的很生气。我不是一个社交型的生物。我不想整天时间或大部分时间、甚至一小部分时间坐在另外一个程序员边上编程——即使是经过测量发现这样会提高我的开发效率。就是因为这不是我喜欢的工作方式。它会毁了我对生活的感觉,毁了我的工作环境。

Posted in 批评评论 | 11 Comments
83 结对编程

结对编程——我的噩梦

那些拒绝结对编程的人都被认为是独行客,懒蛋,或社交恐惧症患者。然而,我不属于任何一种(至少我自己是这么想的),可我仍然讨厌结对编程。为什么我会这样?下面是理由。

Posted in 心得体会 | 7 Comments
81 结对编程

结对编程是每个软件公司都该采用的开发方式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一家公司懂“软件开发”,那非 Pivotal Labs 莫属。Pivotal公司的Edward Hieatt和他的同事都是从事敏捷开发培训,指导结对编程工作,在跟客户合作中,他们发现有大量的创业公司在成长壮大的过程中,都会经历不同程度的企业开发文化上的变质侵蚀。

Posted in 团队建设 | 8 Comments
56 结对编程

搞笑视频:结对编程实践指导

BitBucket公司经营着一个私人代码托管服务系统,也就是一个分布式版本控制系统,BitBucket公司为了培训大家如何更好的使用分布式版本控制系统,他们特意制作了视频教程,来讲解如何从分布式版本控制系统着获取代码,修改代码,向主代码库合并代码。本视频是系列教程的第二部分——结对编程。

Posted in 幽默讽刺 | 8 Comments
117 Rob Pike

最有价值的编程忠告(来自贝尔实验室Plan 9操作系统的创始人Rob Pike)

Rob Pike,目前谷歌公司最著名的软件工程师之一,曾是贝尔实验室Unix开发团队成员,缔造Go语言和Limbo语言的核心人物。

Posted in 心得体会 | 17 Comments

创业编程七个错误认识

多少年来,人们普遍有一种看法,认为软件工程应该和其它种类的工程一样:仔细的设计,精确的规划,然后进行开发—严格按照设计说明书。就像修建一座桥梁,不是吗?这种开发方式的问题在于:软件,它是“软”的。它可以无限的延展。任何需要的时候你都可以大幅度的修改你的软件,人们也都是这么干的。还有,因为软件可以被拿来对任何事物进行模型造型,你能要求软件开发人员去实现的可能的东西几乎是无穷无尽。想要在软件里模拟集成电路吗?干吧。想管理银行?没问题。让五亿人和他们的朋友保持联系?为什么不呢?小菜一碟。不仅如此,在开发的中途我们还能要求程序员去做各种修改,这种事情经常的以一种不可预期的形式出现。

Posted in 批评评论 | 9 Comments

巴士指数(Bus Count)

作为软件顾问,我经常给软件开发公司的一个建议就是,他们需要增加他们的巴士指数(Bus Count)。在一个团队中,为了让一个项目失败,或陷入严重的成本问题,或导致严重的延迟,需要有多少人在上班路上被巴士碾过?这个人数就是巴士指数。如果你公司的巴士指数是一,那就是说,只有一个人知道你们公司系统的某些关键部分是如何工作的,只有他能维护它。如果这个人被汽车撞了,在处理系统里的这部分的问题上你会遇到严重的麻烦。

Posted in 心得体会 | 2 Comments

两个程序员的故事

当MSX和Atari ST还很‘火’的时候,我在荷兰的一家叫做Aackosoft的游戏公司里短暂的就职过一段时间,这个公司位于Leiderdorp —— 离海牙不远的一个小镇。之所以短暂,原因是这个公司神奇的倒闭了(一天晚上财务主管一进来就开始粉碎各种文件,我只好拿起公文包离开了)。除了管理方面的问题外,这里工作的人都很不错。

Posted in 心得体会 | 9 Comments

极限结对编程 – Guy Steele and Richard Stallman

译者注:Guy Steele,Sun Java团队的成员,Emacs 部分命令的最初设计者,Fortress语言的发明人。Richard Stallman,GNU的发起人,倡导copyleft概念的先锋,Emacs的原创人, “一天早上,我们坐下来,”斯蒂尔回忆道。“我对着键盘,他靠近我的胳膊,”斯蒂尔说。“他完全想只希望我去敲键盘,但又要告诉我去敲些什么。” 编程活动持续了10小时。整个时间里,斯蒂尔说,他和Stallman都没有休息一会儿或是说会儿闲话。最终,他们设法使这个漂亮的打印程序源代码减少到100行之内。“整个时间我的手指都放在键盘上,”斯蒂尔回忆道,“但是我感觉我们两个人的想法一同流到了屏幕上。他控制我去敲什么,我把它敲出来。” 当斯蒂尔最终走出实验室后,他才发现时间过了如此之久。站在大楼外的545科技广场,他对周围夜幕环绕感到吃惊。作为一个程序员,斯蒂尔对马拉松式的编程见怪不怪。然而,他感到这次的体验不同。跟Stallman一起工作使斯蒂尔摒弃了外部的一切干扰,全身心的投入到手上的工作。回顾往事,斯蒂尔说他发现Stallman那时也是即感到愉快又感到惊讶。“之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次绝妙的体验,感受强烈,我想我此生不可能再遇到那样的感觉了。” – Guy Steele on a hacking session with RMS in the 1970 […]

Posted in 心得体会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