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程序员在加利福尼亚

作者介绍:Ryan Chen(英文名)。目前在美国圣地亚哥城工作,就职于全球著名IT公司。Ryan Chen在美国工作生活多年,本文是他对在美国当程序员的一些观察和感受。他的微博是 @奋斗中的胖胖。你还可以通过邮箱 ryan.chen623@yahoo.com和他进行交流。

站长让我介绍一下在美国当程序员的工作和生活,因为国内很多同行都好奇,国外的月亮到底圆不圆。自从毕业工作后,我就很少码文字了。前段时间忙里偷闲的功夫断断续续看了一部高智商犯罪小说,叫作《谋杀官员》,对作者的想象力深感佩服,自己也有了写点什么的冲动。小说我自然是写不出来的,那么介绍一下我个人这几年的经历以及个人的一点感悟,一家之言,权当交流吧。

第一份工作

我在美国工作4、5年了,资历浅,工作内容软硬结合,就算是嵌入式吧,并不算标准意义上的程序员。08-10年读书的时候对于经济危机,没什么直接感受,貌似事不关己,临毕业找工作时才发现,原来经济好坏对于个人也是如此的重要。也许大家都还记得几年前的经济危机,2010年我毕业,正赶上美国萧条的时候,失业率很高,很多人找不到工作。身边很多同学朋友都没找到工作,不少人被迫海归,剩下的一部分选择继续深造读博士,一部分幸运的找到工作。我深知自己不是读博士的料,选择投身业界,并幸运地拿到了一个摩托罗拉的offer。由于我电子工程硕士的硬件背景,Google,Facebook,Amazon这类的纯软件公司并不对口,抱着有枣没枣打一杆的心理试着投了一下简历,好像也电话面试了一下,就再也没有消息。而摩托的知名度还不错,离学校比较近,待遇对于一个没有什么收入的学生而言也不错,于是就欣然赴约了。

位于芝加哥近郊的摩托罗拉总部大楼
(位于芝加哥近郊的摩托罗拉总部大楼)

那个时候摩托罗拉还没有分家。我就职于芝加哥近郊的摩托罗拉总部,部门负责开发对讲机设备。部门不大,负责软件、电子、机械等大小经理一共40多人。部门里一部分是印度人,一部分是白人,包括我在内有5个中国人。大老板是个印度人,人挺不错的,鹰钩鼻,高鼻梁。开组会的时候我常常在想,他的高鼻子必然阻挡了他双眼的部分左右视线。我的直属老板是个泰国人,美国长大,业界混了十几年,技术不错,人也很不错。

刚入职的时候,由于业务不熟悉,所以折腾了一阵子。熟悉业务以后,就真心感觉日子过得很滋润。一来从穷学生摇身一变为收入不错的“中产阶级”,二是工作实在轻松。我有了收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跑去买了一辆日产Altima(大概相当于国内的天籁)。由于在大公司工作,而且有高等学历,车行给了0利率贷款的优惠。我当时的想法是赶紧把手头的2000年款丰田花冠换了,也没怎么多想就把车子买了。现在我挺后悔,因为当时不懂行情,根本没还价,我花了2万4买的车,行家其实2万不到就能买到了。两年后,我一个朋友也是花了大约2万4,买了一辆大众途观。还有一个朋友也是花了2万4,居然买了一辆奥迪A4,当然了,她老公当时在英特尔工作,有各种购车优惠而且当地还免消费税。

我的旧车卖给了一个巴基斯坦人,好像是买给他刚来美国的岳父开。其实旧车是有点毛病的,被他买去了我心里还有点愧疚,生怕他报复我。旧车我一年前大概多花了3000刀买进,一年后2950刀卖出。

公司里有人开的玛莎拉蒂
(公司里有人开的玛莎拉蒂)

轻松的工作

先前说了日子很滋润,到底多滋润呢?说一下我每天的工作吧。第一天上班,我想新人要好好表现,早早起来,开车到公司的时候大概是8点半,诺大的停车场就没看到几辆车。后来找到节奏后,每天我9点起床,吃个早点,洗个澡,然后开车20分钟到公司,大概是10点。到了办公室后,第一件事去倒茶叶洗一下杯子,冲上一杯好茶。然后坐下来上上网看新闻。接下来会工作一个小时或者去开会。到了12点,拿着饭盒去公司餐厅跟一伙中国人吃饭聊天。这里插几句,美国这边,午饭其实很次要,很多美国人就是随便对付一下。中国人喜欢做饭,所以中国人一般在前一天晚上多做一点晚餐,第二天装饭盒带到公司当午饭。

摩托罗拉毕竟是一家夕阳公司,这在我加入后不久就发现了。这里的中国人都是大叔阿姨级别,鲜有年轻人。中国人大都比较精明,年轻人稍微有点追求的都不会在这样的夕阳公司久待。大叔大婶不一样,他们当年进公司的时候,摩托还没走下坡路。所以一家人在一个地方生活了这么多年,再考虑到子女的关系网和教育等,轻易不愿意动。况且摩托虽然过气,工作还是很轻松的,薪水在当地也是高于平均水平,福利也还不错。芝加哥郊区的房价也不贵,不少人房贷也还得差不多了。所以很多人基本就当在那里养老,等子女一毕业,独立了,自己就是混日子。那一天公司倒了,被解雇了也无所谓,周游世界,享受人生去了。

吃午饭聊天无非就是各种八卦,小道消息,还有就是聊小孩。哪家的小孩去MIT啦,哪家的小孩去耶鲁哈佛啦等等。华人小孩一般比较重视教育,当然了唐人街里开餐馆的例外,这里指的是上一代出国留学的华人精英。他们自己当初在国内都是天之骄子,因此比较重视子女的教育,子女一般都比较争气。一起吃饭的中国人的子女们很多都是美国名校毕业的。

听说在硅谷的中国人,要是谁家小孩没去斯坦福而去了伯克利,那是很没面子的事,万不能声张。第二代名校毕业以后,基本看不上什么谷歌,Facebook,微软之流,要么去创业公司,要不就是去金融公司,赚大钱去了。我等连伯克利都没读过的,听着自觉惭愧,叹自己不是生长在美国,不然搞不好也能上个牛校什么的,毕业创个业什么的,也不至于当个程序员挣工资了。当然,事无绝对,也不可能所有的第二代都拔尖,即便如此,这些第二代也高于平均水平,终究成为社会的精英。

午餐后回到办公室继续上网看一小会新闻,帮助消化。然后工作到了6点下班。每周两次,下午5点左右,我跟组里的一个关系不错的华人大叔去公司健身房跑步30分钟3英里,接着洗个澡下班回家。偶尔,项目很赶,也是需要大量的工作甚至加班。但平时的基本节奏很慢。大家都按部就班的,休息一下工作一下,谁也不会为了公司的利益而牺牲自己的私人时间。这里要说一下,总体而言,虽然说节奏慢,但公司的绝大多数员工,尤其是白人,还是比较敬业的,既然领了一份薪水,项目上就不能胡来。

灵活的制度

据我所知,美国的高科技大公司对于全职员工都是实行上下班灵活制,也就是说不打卡,不规定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下班,灵活支配。由于美国的公务员周末都不上班,美国人办事就必须要在周一到周五,9点到5点之间去办。大公司的灵活制的好处在于,你随时可以请假出去办事,必要的话请半天甚至一天假都没问题。如果生病的话,也随时可以请假。这些事假病假都不算在你的年假里。请假一般就是给组里发一份邮件,告知你不在办公室的时间段就可以走了,都不用等批复。于是乎在摩托罗拉我经常会收到这样的邮件:

标题:feeling a little under the weather (天气不太好:意思是有点不舒服)
正文:Leaving now, will monitor emails if possible. (现在就下班,可能的话会查收邮件。)

或者是:

标题:In late tomorrow @12pm (明天中午12点才上班)
正文:Need to run some errands (有点私事要处理)

现在的公司也是一样的制度,有时更为简洁:

标题:OOO, feeling under the weather (离开办公室,不舒服,完)

或者是:

标题:ILT@12pm, errands (明天上午12点上班,私事,完)

需要说明一下,一般而言,人们有比较高的职业操守,绝少有人利用灵活制而偷懒故意找理由迟到早退。人还是要靠自觉嘛。

离职

在摩托工作了一年半后,由于节奏实在太慢,对个人发展前景不太好,而且公司一日不如一日,组里也开始裁人,不少新人被裁,大小老板动用各种关系,帮助外籍员工找工作。为什么只帮外籍员工呢?因为我们(主要是中国人和印度人)有身份问题,在拿到绿卡变成永久居民之前都是拿的临时工作签证,如果饭碗丢了,签证就立即失效,必须立刻离开美国。很多人的“美国梦”就是这么破灭的,突然被裁,在离职前找不到下家,就悲剧了,要卷铺盖回国,否则就变成黑户,影响以后的绿卡申请。美国公民或者有绿卡的移民就不怕这个,裁员后拿着补偿的几个月工资,跑到夏威夷逍遥一下,然后找份新工作,很容易。大老板是印度人,深知我们这些外籍员工不容易,于是托各种关系保我们。我差一点被裁掉,由于大老板给我弄了个名额,幸运地躲过了这场灾难。

经历过这一次,我觉得必须要离开,于是开始找下家,2012年初投了现在的公司,拿了offer。年中临走前两天,中国人大叔大婶大哥大姐一起吃了个饭为我饯行。临走前一天,组里的同事,大小老板,一起吃了个最后的午餐,送我走。这里要再一次感谢大小老板,为了保我们,也是费了不少的事。顺带一提,2011年初,摩托分了家,做手机的摩托移动被卖来卖去最终到了联想的手里,我所属的做基站对讲机的摩托解决方案还存在,但日子好像不太好过。

公司附近的芝加哥街道

(公司附近的芝加哥街道)

在美国的印度人

中国人私底下一般把印度人称为老印,白人叫老美,黑人叫老黑,墨西哥人叫老莫,自称老中。我个人觉得这些称谓其实本身并没有太多歧视的意思,更多是咱们中国人的习惯,比如我们常常把姓李的人叫做老李。但是一些老中,心里对老印很是不满,私下叫人家三哥三姐,就是歧视了,好比叫黑人黑鬼,这不太好。客观地说,一些留美老中心理可能确实比较阴暗,原因也许有几个方面。第一,老中的英文一般不太好,而老印虽然有口音,跟老美的交流完全没问题,文化也比较接近,因此同等工作能力下,老印更容易博得老美的好感。第二,老印很活络,会搞人际关系,老中通常都是书生,不懂得人际,再加上口语不好,比较孤立。第三,老印人数众多,互助,拉帮结派,搞政治是一把好手。于是整体而言,在高科技行业,老中基本是被老印压着打,心中自然有些怨气。

在美国某知名华人BBS,头条热门帖子常常看到辱骂老印的帖子,揭露老印各种“无耻”的行为。我个人觉得,其实这无关民族。无论哪个民族,败类总是客观存在的,但不可能所有人都是坏蛋。我遇见的老印们,人都还不错,我目前的老板就是个印度人,技术过硬。组里的明星程序员(就是那种有问题就找某某某,经常一堆人围观他工作的那类),也是个老印,跟我关系不错,偶尔一起去酒吧喝酒。刚入职的时候,我业务不熟悉,都是他带我。虽然我没碰到过,但我肯定老中里其实也有不少无耻之徒,只不过这些无耻之徒通常只敢窝里斗,给自己人使坏,因此没有老印去骂他们,他们也威胁不到老印。

sundar-pichai.jpg

(安卓主管Pichai)

据说在硅谷(其实人们用得更多的是湾区而不是硅谷)的科技公司里,老印占了半壁江山。不少人都混到了高层。这可能跟印度的IT业基础扎实有关系。我没有做过调查考证,但我估计印度软件业如此发达,可能跟软件业门槛低有关系。硬件的门槛较高,做不出来就是做不出来,没有一定的基础光看几本书没法弄。而软件就不一样了,门槛极低,任何智商正常的人看几本教材,有一台电脑,都可以写程序。于是在印度政府的主导下,培养了大量的软件人才,并输送到了美国,人口优势基本快占领美国的软件业了。所以搞硬件的老印比较少,老中反而比较多,可能因为老中博士多,有真才实学。在搞学术方面,老中似乎比老印多,也许是由于老中性格大多比较内向,适合留在学校里搞学术吧。

老板A和明星员工B

很多老印是有真本事的,比如我现在的老板还有那个明星程序员。老板直属的手下就只有两个人,我和明星程序员。

A比我高两个级别,听说早年从事linux某版本的内核开发,对于操作系统十分有经验。B和我一开始都是最低级别工程师,后来先后升了一级,B比我还小两岁。他们两个人教了我不少的东西。举一个小例子,搞linux的人一般用VIM编辑器,可依然有不少人倾向选择用IDE或者是source insight这种傻瓜式编辑器。组里并不管你用什么编辑器,因此同一个项目,每个小组用的编辑器都不一样,反正最后编译的时候都是在linux上make一下。由于使用的编辑器不同,Notepad++就成了通用工具,像桥梁一样,使Pair Coding成为可能。A用VIM,明星B比我早入职,不知道他是入职后学的还是以前就会,反正他也是用VIM。我们三个人负责的是同一个模块,因此一开始VIM不熟练的我很是尴尬。常常出现这种情况:同时修改几个源程序文件,A和B写的时候都用VIM,换我写就要重新开Notepad++去编辑。如果是分开干活的时候还好说,但Pair Coding的时候麻烦就来了。所以头几周除了熟悉业务外,就是练练VIM,一直练到熟练使用VIM各种技巧。Pair coding时如果B突然需要离开一下工作电脑的时候,我可以立刻补上去继续他的工作。

会用VIM没什么值得炫耀的,而愿意去学习并使用VIM代表了不愿意待在舒适区的一种积极的态度。我不知道其他公司的人是否全部用VIM,但就我的经历,VIM用得好的人各方面水平一般不会差,而依赖IDE什么的有可能水平不太高,当然事无绝对。并不是歧视IDE本身,实际上两种工具应该要会用,我业余做iOS开发的时候,感觉离了Xcode的自动补充就没法编程(吐槽一下Objective C的繁琐语法),VIM就没有自动补充,需要额外的插件。如果VIM很牛,换了IDE就缚手缚脚那说明水平也不咋地,这种情况很少见。A和B是两样都会得,后来我也是。组里几十个人,日常用VIM写代码的就几个人。其他组也有用VIM的,大多技术水平不差。

跟VIM一样,各种常用的命令行也是必须要熟悉的。入职后我受了B不少的影响。比如说一般人倾向于把复杂的命令拷贝下来,用的时候再去从notes中找。B就不这样,他尽可能地在脑子里记住所有的命令,要用的时候信手拈来,什么sed、awk之类的,非常熟练。当然,过于复杂或者冷门的命令,他也是写在一个叫做commands.txt的文档里,放在电脑桌面,作为备忘录。受B的影响,我也强迫自己熟记各种命令,到达即用即输入的状态。并在工作中总结各种技巧,这些技巧有时候也被B瞧见借鉴过去。回头再看其他人要不时到处查找命令,在IDE繁多的菜单里找某个功能时,或者在串口控制台里需要修改一个配置文件而被迫蹩手蹩脚地使用vi时,心理多少有一点点的欣慰。我说这些可能有人会骂我,程序员世界有个鄙视链,没看过的同学可以去网上搜一下,有点意思,凸显了人性的弱点。

明星B还有一种特殊能力——不上厕所。他经常在实验室几乎一坐一整天,只在下班时急忙去一趟洗手间,然后回家。我不知道他是刻意为之还是有特异体质,反正他只要一坐下来就会入定,除非有人喊他帮忙,几个小时之内不用起身,也不怎么喝水,只偶尔喝一两杯咖啡。B是个工作狂,他的工作台就在我边上,我下班的时候,常常见他依然全神贯注的工作,丝毫没有想下班休息的意思。最近他新婚,我下班时候常常调侃让他早点回家,家里有人在等。B的能力让我想起高晓松的《鱼羊野史》,“四大名旦”之一尚小云先生有控制汗腺的能力。那个时候的戏服由于工艺和染料的原因是不能洗的,为了不弄脏戏服,大师穿上戏服上台表演几个小时内可以控制不出汗。直到下台后助手脱下戏服,全身的汗才一下子涌出来。

Full Stack

近几年流行一个说法叫做Full Stack。站长曾经建议我写一篇关于如何翻译Full Stack的文章,我应了但是一直没写,因为没想出来。这里附带发表一下我个人的见解。很多人把Full Stack翻译成“全栈”,我们觉得这样翻译太生硬。Full Stack意指对于某个业务领域,从上到下,从大到小,从巨到细,到达了通晓并且能够动手实践的程度。我思来想去,觉得可能翻译成“通才”意义上最接近,但似乎力度仍是不够,感觉通才这个说法还是太普通。各位如果有好的辞藻,不如提出来分享一下?

对于嵌入式而言,想成为Full Stack,仅仅会VIM和命令行当然是不够的。我资历浅,只说一下个人看法,抛砖引玉。窃以为作为一名优秀的嵌入式软件工程师,须不断地向软硬两个方向扩展自己的知识结构,光依赖百度谷歌临时查询是不行的。汇编和编译原理一定要懂,偶尔会遇见奇怪的编译错误,必须了解编译原理或者反编译研究一下symbols才能解决。操作系统的知识也必须具备,不然碰到了进程调度类问题可能就会束手无策。硬件知识更是多多益善,各种接口协议都需要了解一下。当然,搞嵌入式ARM是必须的,什么寄存器、cache、时钟信号之类的要了解。设计模式最好也懂一点,不然设计出来的程序也许会被人骂。算法用的很少,但是知道一些工作上还是有用武之地的,特别是资源调度的时候,属于闪光点的能力,因为大部分搞嵌入式的,算法早忘光了,如果你能够在关键时刻熟练运用,会加分的。此外还有很多,学校里学到的东西虽是重要基础,但通常都是些皮毛,真正的东西要在工作实践中慢慢地积累。除非是天才,否则不累以时日,是无法成为Full Stack的。牛人见到过一些,但目前好像还没用碰到过真正的Full Stack。像《英雄》里的刺客无名,为刺秦王,十年练剑。

在美国的老中

(路边的特斯拉,右边是常去的中餐馆。)

(路边的特斯拉,右边是常去的中餐馆。)

我所接触到的老中,各个年龄阶段的都有。有4、50岁功成名就的,也有20多岁刚出校园的,或者3、40岁正在奋斗中的。除了前面提到的在摩托养老的老中外,目前公司的40多岁的老中,来得早的,靠着自己的本事和资历,也确实有一些混得不错,总监高级总监都有。2、30岁的都是刚出校门没几年,处于事业的起步阶段。

老中的衣着和习惯挺有意思,风格迥异。其实来过美国的人都知道,一般老美穿衣不怎么讲究,或者说品味不咋地,好在美国人不像国内那样攀比,更尊重个人的选择和自由,因此即便你打扮得再糟糕,也不会有人在意。深层原因是,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是个大熔炉,各个国家不同宗教信仰的人聚在一起,穿着打扮上自然会大不一样,没有统一的潮流,也无法做到统一,就顺其自然了。正因为如此,不同时期出国的老中,保留了不同时期的审美观,穿着打扮和生活习惯上也大致停留在出国时候的样子。譬如,有一次我见到一个出过多年的老中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擤鼻涕。手帕这东西貌似还是我孩童时期有人用,现在国内都用纸巾了吧,还有人用手帕吗?想必他出国的时候国内还是用手帕的。

ski4.png

(2014感恩节去Mammoth Mountain滑雪)

老中们的业余生活挺丰富,有人爱好摄影,大晚上跑到荒郊野岭里拍星轨。有人热爱钓鱼,时不时海钓一下,收货颇丰。有人喜欢远足露营,一有时间就全美各个国家公园里到处跑。还有人喜欢滑雪,到了雪季就一家老小上山滑雪。这些都是健康高雅的。俗一点的,一有时间就跑到赌城拉斯维加斯看表演,似乎没其他的地方可以去。美国的大自然很精彩,然而人文精神的东西比较匮乏。老美年轻人晚上动不动就是开party,去酒吧喝酒,老中放不开,一般玩不了这个。所以老中到了晚上都窝在家里看电视上网,有些人负面的东西看多了,又无处发泄,久而久之心理就出了毛病。

这几年国内发展势头迅猛,许多老中都动了回国的念头,极少的人下定决心海归,大多数人仍在踟蹰中。回国的原因只有一个:发展。许多早些时候出国留学的老中在国内的同学如今都混得有头有脸,自己心里不免有点酸,认为如果自己当初不出国,也能混得那般样子。有了许多海归成功的榜样,不少年轻人看到了新的发展机遇,于是放弃美国的高薪,毅然回国创业,最后也混得不错。不回国的原因有很多:环境,食品安全,子女的教育,美国的大房好车等等。一些人每日在回与不回之间犹犹豫豫,见面必谈回国,变成了祥林嫂,熬到最后年龄大了,有心无力。

加州圣地亚哥价值140万的学区房
(加州圣地亚哥价值140万的学区房)

稍微提一下房子。中国人喜欢买房,尤好大房子。跟国内一样,美国的房价跟地域和学区好坏是正相关。加州的房价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比如说同样条件的房子,在芝加哥要80万,圣地亚哥可能要140万,湾区可能要2、300万,然而收入水平却没差这么远,因此在美国买房的压力山大。前面说了老中重视子女的教育,所以宁缩衣节食也要把家安在好学区里,这样子女可以到好的公立学校里读书。40多岁的老中,如果是双职工的话,在经济上应该能够在好的学区按揭一栋大别墅,有眼光爱折腾的甚至还有几套投资房。等到子女毕业了,把大房子一卖,换个学区不好但环境好的地方安家,倒也不错。2、30岁的年轻人,大多数刚脱贫,租房子,少数有眼光有经济实力的也买几十万的小房子自住或者投资。

我见到的韩国人

由于业务的关系,公司有很多韩国人。韩国人的天然长相和后天气质,真的是很韩国,基本不存在把韩国人和中国人混淆的情况。韩国人男的头发基本梳得整整齐齐,女的长发也很是打理了一下。老中男的则普遍短发,女的长发,但不怎么打理。韩国人穿着比较整洁时髦,老中的打扮嘛,就不多说了,不少人头发流油。韩国人等级比较分明,讲辈分,在美国的华人一般不讲究这个。如果说老中见面是点头,那么韩国人见面就是哈腰了。有一次我跟一个韩国人在电梯里,进来另一个韩国人,电梯里的那个韩国人突然向着电梯门30度鞠了一个躬,还喊了一句:“哎!阿尼阿萨哟!” 愣是把我吓一跳。

韩国男人普遍抽烟,经常三五成群地搭电梯到楼外一角指定的吸烟处抽烟聊天。美国人也抽,但很少。多年以前,美国人也是普遍抽烟的,就像在年代剧里看到的那样。后来美国人也许是害怕癌症,所以整个社会就开始反对抽烟,公共场所禁烟,因此很多40多岁的人从不抽烟。当今的中国,在很多方面其实在走美国的老路,禁烟的问题上可能跟也美国差了一两代人。也许哪一天中国社会也开始反对抽烟,再经过一两代人,抽烟的人就不那么普遍了。跟公司的韩国人打交道甚少,了解不多。

说一点励志的

大约一年前跟同事在公司附近的馆子里吃午饭,结识一个牛人,是个越南籍的华人,年纪50有余,精神抖擞。我向他求道,他跟我讲自己是如何从越南跑到MIT读书的。他在越南长大,读高中的时候看上了一位美女同学,但是美女的母亲看不上他。于是他找到这位母亲,直截了当地问到底怎样才会把女儿嫁给他。母亲可能看琼瑶看多了,随口说,除非你去到MIT拿个学位回来。其实他们当时根本不知道MIT是什么,牛人满口答应。回家一查,哇,MIT这么难(这是他的原话)!但他没放弃,开始发奋学英语,背字典。最终还是没能申请到MIT,而去了德州州立大学。在德州读了3年,拿了本科,然后申请到了MIT,接着去MIT读了硕士博士。毕业后创业开了公司,把公司卖了后加入当时如日中天的一家高科技公司,在那里混到了中高层,还读了斯坦福的MBA。去年和新来的顶头上司不和,一怒之下辞职来了我们公司。当然,美女最后是娶回家了。完美。

牛人说,前不久,他有个原手下请他帮忙推荐工作。他于是就托关系找了一家硅谷小公司。但那个手下很犹豫,第一要搬家,第二小公司未来不明朗,第三专业不是太对口。他鼓励手下说既然都联系好了就去试一下。于是手下去面试并通过收到了offer,但是牵涉到跨州搬家,手下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赴任。没过多久那公司被谷歌收购了,32亿美金,就是NEST。手下因为没去损失了价值好几百万美金的股票期权。

甄珍和谢贤
(甄珍和谢贤)

牛人问我们,知道甑珍吗?当年红遍东南亚的大美女,红到没人敢追。后来被谁追到了?谢贤!谢贤当年什么都不是,别人不敢追甄珍,只有他一个人死皮赖脸地追,结果追到了。

牛人总结,做事之前,不要太犹豫,担心自己不行,行不行要做了以后才知道。

我问他认识李开复不,他哼了一声,说自己一般不评价老中。最后他推荐我看《高效人士的7个习惯》。我回去立刻找来看了一遍。欣然告之,复曰,多看几遍。

他是狂妄,但他有狂妄的资本,我在谷歌输入他的名字,搜索出来的第一条就是他的简历,很牛逼的简历好几页。他跟我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一件事,不管有多难,只要你坚持不懈,就一定能做成!我很受振动,但很想告诉他,我听新东方的古典说,如果你有一根铁杵,你就不该把它磨成针,你该把它用来做其它的。但最终没说出口,怕被他看不起。也许把铁杵交给他,他真的就能给你磨成针!

关于加班

我听说在美国小公司,尤其是创业公司工作,加班加点也是常有的事。Facebook的女COO说自己每天5点就下班,好像效率很高似的,殊不知她早年的时候也是经常熬夜加班在办公室过夜的。在大公司,一般不加班。现在的公司的工作节奏要比摩托快得多,但也很少加班,特殊情况除外。因为赶进度,前段时间我就在实验室敖到了凌晨3、4点。陪同我一起加班的还有两个跟我老板同级别的工程师,虽然主要还是我在做,他们在说。我到了2点就困得不行,但他们依然精神抖擞,还跟我说年轻人熬下夜没什么的。我们是远程合作,印度分公司那边还有一个跟我同级别的工程师一起,不过当时他们那边是白天。除了我,他们三个人都是印度人。第二天我睡到中午才去上班,而跟我一起加班的印度人据说早上7、8点就来上班了。可见,印度人还是很吃苦耐劳的,千万不要小瞧了他们。老美很少加班,特殊情况除外。

位于加州圣地亚哥公司窗外的景色

(位于加州圣地亚哥公司窗外的景色)

我听说国内的私企,加班现象很严重。这对于个人来说,也许是一件坏事,但对于整体而言,不加班加点地努力,私企拿什么去跟欧美企业竞争?国家又何谈富强?战后亚洲所有的富强国家和地区,都经历过这个过程。等再过几十年,国家富强了,生活水平提高了,自然就没人愿意再拼命加班,那发展也就慢下来了,跟今天的美国一样。美国这个国家,要不是新移民以及美国本土精英拼命地工作,也不会有美国的今天。但今天美国大众如果继续舒适下去,这个世界的未来可能就真的是中国的了。

2015年

这一年我即将满30岁,这一段时间,每念及此,都感慨不已。常言道,三十而立。看看我自己的情况,真是挺惭愧,感觉离真正的“而立”差得远。如果说降低一点要求,把赚点钱养家糊口算作是“而立”的话,也许我符合这个条件。理想而言,“而立”应该指事业有所成。如果是打仗的话,“而立”的话应该至少是营长团长了吧,要是放在古代,30几岁的将军都一堆。如果是指工作,30岁起码也开创了自己的事业,即便不是创业,至少也能够在所属的领域里独当一面。按照这个标准看,我觉得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们还需努力。光阴似箭,大好年华转瞬即逝,2015年大家一起加油努力吧!

—— 2015年1月1日 加州圣地亚哥

(P.S. 最近有国内的大学生邮件问我如何从国内直接申请美国的公司。我是留学出来的,不知道如何直接申请。个人觉得没必要太羡慕国外的,现在国内发展势头很好,很多公司都开始走向国际化了,比如阿里巴巴,比如小米,前途似锦。再者毕业生直接申请国外的公司确实很难,要么是极为突出,要么必须付出极大的努力,还不一定能够成功。我想,既然同样是付出努力,可以试一下在国内的有前景的大公司去工作一段时间。如果还是想出来看看,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准备。)

分享这篇文章:

22 Responses to 广东程序员在加利福尼亚

  1. 全哲峰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2. 有感 says:

    寫得真好,不過在美國似乎到處都是強的離譜的人

  3. fw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垃圾
  4. fw says:

    还在这里舔烙印的腚,脑子叫驴踢了么?

  5. luobtang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敬佩
  6. luobotang says:

    长见识了

  7. infoflow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敬佩
  8. 苳杋 says:

    介绍部分写的够详细。倒数第二段关于加班,不敢苟同。都什么年代了,还在鼓吹“拼命加班”。飞跃和跨越是奴隶带来的吗?

  9. 苳杋 says:

    居然把美国的发达归结成“拼”、“加班”,暴露出这样的认知,大概知道为什么在国外的“老中”没法融入主流文化了。米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文化够包容开放的了,你都融入不了,只能说在从小强势灌输的教育培养下价值观定型了,感谢CCTV!

  10. Vince Huang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敬佩
  11. even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12. passer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13. 桃园小七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14. chpp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15. 蒲刚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16. codingfish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17. YongGao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18. poplion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19. gang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20. xx says:

    加班的描述定义,没什么大问题

  21. deepkolos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壹加壹等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