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后的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特别的事?

首先,介绍一下背景。我叫Aaron Winborn,是一名程序员,开发Drupal系统。Drupal是一个开源的内容管理系统,你可以用它搭建网站。我是两个小女孩的父亲,她们让我的生活充满了乐趣,我娶了一位漂亮的女人,你可能已经听说过她,她叫Wonder Woman。

就在2年前,我被诊断患上了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又称鲁格里克氏症(Lou Gehrig’s disease)。 简单的说,我的大脑将会慢慢的与身体各部位失去联系,因为运动神经元在不断是死亡,肌肉萎缩硬化,直到呼吸肌死亡,带走我是生命。


我的手和胳膊已经完全瘫痪,现在彻底被困在一个电动椅上。我的呼吸肌的力量已经大幅度减弱,我需要7×24小时的使用呼吸器,完全丧失呼吸能力的危险已经逼近我。

就算是有幸能再活一年——唯一的方法就是接受气管造口手术——活更长时间的奢望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肺部将成为鲁格里克氏症晚期的另外一个遭受魔咒的器官。这种恐怖的疾病目前是没救的。我的家人照顾着我的所有生活起居,帮我擦去脸上的口水,直到我死,她们才能重回正常的生活。

但是,正像一句老话,每片乌云都有一个金边,我也是。一年前的今天,Kim Suozzi也在网上表达了相似的谢意,他透露了他惊人的做法,他的身体将被冷冻,期望有朝一日科技足够先进,能让他重新复活。他的身体现在处于液氮冷冻状态。http://www.reddit.com/r/AskReddit/comments/uvaqe/today_is_my_23rd_birthd…

我联系到了帮他募集资金的组织——the Society for Venturism,上个月,他们同意接受我的请求。http://venturist.info/aaron-winborn-charity.html

但是,我在这里告诉你们这些,却是为了一个倒过来的请愿单。

我活了一生,没有遗憾。我去了很多地方旅游,在很多美丽的地方住过,比如荷兰和伦敦。我结交了很多好朋友,而且从没停止。我向社会报答对我的恩情,一辈子努力工作,做教师,做服务员,做一名开源软件开发者。我曾跟很多有有趣的人一起共事,像Elisabeth Kubler-Ross,在我遇到我的梦中情人前,我甚至还在一个佛教寺院里生活过。

但我还没有准备好就这样安静的离去。

在我10岁时,我有三个愿望,希望我长大后能实现:成为一名教师,一名作家,一名宇航员。我已经实现了两个——在我没死前。提外话,我曾对一些人说过这些,而被问到,“哦,你写了什么?”我回答说,“我并没有说我已经写出了什么东西。”

说些正经的,我希望能找到一些宏大的创意去做——在我死后——如果能够复活。届时,我想,到那时,天已经太低,不要担心技术上的可行性。这是你异想天开的机会。比如,在海王星的甲烷海里裸泳。

我此生想做的事情很多,但在这一轮回里已经不可能。我成为了我的生命的一位看客,像木偶似的依靠我的女儿生活。幸运的情况下,依靠眼睛,我每分钟能打出15个单词。

但我不抱怨,我像往常一样早上醒来,兴奋的生活一天。这只是我让大脑多活动的一种方法,让我们做一个清单,列出下个世纪我们可以做的事情,我有这样的幸运吗?

Stay strong,

Aaron

分享这篇文章:
[英文原文:Anything awesome I should try after I die? ]

8 Responses to 复活后的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特别的事?

  1. zhanjindong says:

    敬佩!

  2. cold says:

    当被治愈醒来还有什么?

  3. 独行猫儿 says:

    想活得更久的人,这辈子一定很幸福。

  4. aa says:

    他当下需要个更先进的输入设备摆脱一分钟15个字

  5. hanf says:

    死亡让弱者倒下,让强者更强。
    让人感动

  6. 山村老师 says:

    敬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壹加壹等于